黄文写手,更新要命。

【梦中花园】

*一些很私心的东西

 

 

 

是在看完全职的第三个月吧。

 

我梦见了叶修,在漫天繁星的花园中。

 

我看不清楚他的面目,却依稀可以辨认出他脸上的清浅笑意。他像我所想象千次万次那样的笑着,温柔,坚韧。

 

我知道那就是他了。

 

 

 

那时我的生活几乎是陷入一团糟。

 

生活是由无数个谎言搭建而成的,用虚伪和容忍去织成游刃有余的样子。每一天每一天在无所事事与自我谴责中度过。不想改变,不想选择,蜷缩在安全的角落里,看他人谈笑。维护着自己可笑的,几乎不曾存在的尊严。

 

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有那样的人,就算再落魄,落差再大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真诚的,有尊严的活下去。

 

我不是,但是叶修是。

 

我想他是那种天生就该站在巅峰的人,像火焰一样炙热,像太阳一般耀眼。

 

他是理想的化身,是虚伪卑微的绝缘体。

 

是我的反面。

 

仿若飞蛾扑火,仿若黑暗中的蚜虫被折断翅膀只求活过,我是如此不可自制的憧憬着他。

 

 

 

听过的同人歌里沐橙笑着说,“只要有他在,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叶修的存在令他身边的人心安。

 

而他的存在对我来说,是一种寄托。也是一种期待。

 

 

 

或许是内在的感情太过迫切,又或许是现实的生活日益逼仄。

 

我开始每晚梦见他,梦见叶修,梦见他卸下光芒与荣耀之后,也依然如此美好的样子。

 

有时是他叼着烟坐在训练室里玩荣耀的样子,有时是他刚到兴欣网吧睡在储物间的样子,有时又跳转回他坐在嘉世的椅子上,沉默的听着门口刘浩大声笑闹的模样。

 

他的手指松开或者握起,嘴唇张开或又闭合,他做着不同的事情,和不同人的人交谈,背负着不同的责任。

 

可他的眼神永远都是平静的专注的,却也炙热到灼烧一切的。

 

在我的每一个梦境里,在虚与实的交错之间,在光与影的间隙之中,我伸出手什么也握不住,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窥视着他的生活。

 

书里有的,亦或是没有的生活。

 

梦境是混乱的,时间是错杂的,思想是模糊不清的。可我每次在梦中的汹涌人流里找到他时,就会心安。是从内心汹涌而上的暖意。

 

我还是记不清楚他的样子,但我知道那就是他了。

 

最好的,最特别的叶修。

 

 

 

如果说这场本不该发生的梦境对生活有什么影响的话。

 

大概是有那么一些期待。期待在穿过现实的云层跌入的梦境中与他相遇。

 

安静的沉默的无能为力的当一个旁观者。

 

现实依旧如此,依旧要自己学会面对。

 

 

 

书桌前的墙壁上贴着他拿着账号卡的海报。打开台灯就能看到他勾起的嘴角。

 

漫不经心的微笑着。

 

在遇见他之前,在我的生活还算明了的时候,我总是不明白为何会有感情的存在。如此麻烦又不可避免的东西。所以自以为高傲的践踏和蔑视。

 

你的感情与我何关。你既然是自愿的,你凭什么要求我给你回报。

 

习惯性的微笑,友好的关切,但是本质上并没有情感。

 

人是独立的个体,我不明白我也不懂,一个人的存在或离开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在遇见他之后,他是我一塌糊涂的生活里唯一还在亮着的火光。自身能力的欠缺,大起大伏之后的落差。在镜子面前审视着那个疲惫的自己。

 

我讨厌人群,讨厌那些无所谓的带着讥讽的冷漠视线。讨厌站在喧嚣之中的落寞,讨厌着一切不如人意的细节。被不甘心和自我拷问折磨着的自己,在混沌之中看见了他的脸庞。

 

学会去面对,去直视自己的不堪,接受并理解。

 

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为了彼此的荣耀。

 

 

 

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站在刺眼的阳光下,还是没有忍住地哭了出来。

 

狼狈的荒谬的青春。

 

最后还是孤独一人。

曾经引以为傲的,曾经以为不耻的,后悔过的,懊恼过的,在阴暗角落里无助蜷缩着的时光,或许真的结束了。

是一种寄托,是无法言明的寄托。

因为喜欢上他所以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种种期待。

以前喜欢顾城的一句诗,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

而他一直都美好的宛若神明。

fin

没说清楚的和幻觉中的故事。

 @云溪花淡 

晚安

评论(12)
热度(261)

©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