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写手,更新要命。

【喻叶】应承故人来

【给先生的喻叶糖 @大胜先生 …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糖】
【|ω•`)看完别打我就行 】
【爱你❤】



喻文州向叶修求婚的那天,B市下了好大的雪。

他们在温暖的床榻上交合,喻文州的分身深埋在他体内,温柔磨人的挺动。叶修微微颤动的迎合着他,喉间逸出难耐的喘息。

喻文州微凉的手指在他身上探索,在每一个能感知的部位细细揉搓。爱意和欲念交融,喻文州看着叶修因他的动作淫荡难耐的神情,纤细的腰肢随着撞击而晃动。可他还想要更多,还想要不知疲倦的索求,这是他最爱的身体,只为他臣服敞开的身体。

而这个人,温柔强大仿若神祇的人,是属于他的。

只要想到这个,喻文州便无法再克制自己觉得已经过头的爱意,不应有的控制欲和变态的独占欲,他才会允许自己,爱一个人爱得如此之深。


喻文州从小到大都是那种礼貌而克制的人。他懂得怎么与他人相处,懂得怎么把握那个恰当的度。诚恳真挚的人,他懂得欣赏。低劣恶俗的人,他也会应付。

喻文州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欲望的人。

没什么执念,想要的东西不多,只要安然自足的活着就可以。他不愿招惹是非,不愿节外生枝,他一直恪守着本分,在自己的世界里保有绝对的理智。

但他也因这常人没有的理智,失去了生活的乐趣。

一切都没有意思。

一切都可以被剖析。

人因欲望而丑恶,得不到的苦苦追求,在平静的外表下哭泣,后悔,愤懑。

人生不过如此。

喻文州如此想。

然后他遇见荣耀,遇见纯粹的输赢。喻文州喜欢那种感觉,享受全力以赴的时刻,游刃有余的掌控着局面。就算失败,那也不过是成功的饲料,即使在训练营里苦苦挣扎,他也一直相信自己会登上王座。

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叶秋太强了。

强到与他的理想重合。

如果赛场上叶秋的强大是最初吸引喻文州靠近的光芒,那么生活中围绕他的漫不经心的气质和宽容则是最终使喻文州沦陷的本质。

那在光芒散去依旧闪耀的内在,才是喻文州最为欣赏而迷恋的东西。

喻文州喜欢叶修温柔平静的眼睛,轮廓柔和的脸庞,淡色的弧度优美的唇角,他喜欢用手指,嘴唇,身体去丈量叶修的每一处,每一处让他恋恋不舍,疼爱和暴虐相互交织的皮肤。

他想去感受,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叶修。是诸神的口谕,是温柔的清风,山间的明月,是人间和地狱的交织,最初的快乐和罪孽,抑或只是最普通的怀胎十月,血与肉中降生的婴儿,在人世的荒芜中逐渐成长,长成让他无比迷恋的叶修。他梦中的恋人,厮守的伴侣,妥帖收藏的珍宝。

也是他的罪孽。他的失控。放弃理智奋不顾身追求的那个人。



喻文州以前以为自己不会爱上谁。不会为谁激动,失落,辗转反侧。

他不想要寻常饮水的生活,不想要琐碎的温暖,他以为生活是一场棋局,只要足够理智,就能下的完美。他不曾为谁动容,不曾为谁打破世界的外墙,他在自己的思想中,脑海里,活的清醒自足。他觉得这已经够了。

他没有想过他会爱上叶修。

他抗拒过,反省过,一次又一次地质问自己这是否值得。

他爱上了一个他仰望的,欣赏的,不可能会征服的人。他将失去绝对的理智,他将放弃部分自我用来与他交融。爱情是魔鬼,喻文州看过很多这样的说法,从前他笑笑而过,并不在意,他相信自己的理智,绝对的自我,他不会为谁去改变。

但是现在,他觉得这句话真是一点没错。

当他看到叶修心中会泛起温暖磨人的波澜时,当他为叶修的肯定而按捺不住嘴角的笑意时,当他在睡梦中沉浮抚摸叶修的脸庞时,当他在黑夜中注视着叶修拿烟的手指而心跳加速时,当他向叶修表明心意而忐忑不安时,当他第一次拥抱叶修轻嗅他的味道时,当他亲吻他的爱人唇舌相缠时,当他深埋进叶修体内找到归属感时,他早已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从他爱上叶修的那一刻起,他将不再属于自己。

他理想的世界塌陷了。由线条和平面搭建而成的规则世界开始消散,他才开始正视整个人生。

没有谁可以脱离生活。喻文州想,他放弃的寻常生活才是最本真的面目。曾经以为的冰冷坚硬,曾经以为的不会动容,最终才发现没有谁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在这个世界里以自己的方式存活,为生命中的惊喜和爱意而露出笑容,也因为失意苦楚而挣扎落泪。绝对的理智,绝对的自我,从来都只是虚妄。生活就是如此,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你活着,就会有爱,有情感,有让你不理智的一切。这才是生活。

喻文州从前没有遇见他的罪孽。直到他看见叶修。

然后他才明白,原来平常的生活是如此美好。

他想和叶修一起度过。

他愿意为叶修从无垢的圣殿里走下,做一个平常的世俗的人,他愿意为叶修激动失控,愿意为他嫉妒失落,愿意和叶修去探寻以后还漫长的生活。



正如此刻,他俯下身子,在叶修耳边说出一生一世的承诺。

“嫁给我吧,叶修。”

谢谢你,让我长大成人。

从孤单寂寞的少年长成平凡的爱你的男人。

因为你,我才开始懂得。


fin.



评论(24)
热度(607)

©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