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写手,更新要命。

【all叶】可爱的变态们

色情产品






叶修这一生里,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变态。

为此他感觉特别疑惑,明明自己只是一个帅气有才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为什么会碰到这么多老变态呢。

他曾经问过苏沐秋。

苏沐秋憋笑憋得好辛苦,装作一本正经的说,“你有吸引变态的气质,所以总是碰到变态。”

“比如说你吗?”叶修瞥了他一眼,嘴角却是勾起来的,带着点惑人的甜,“想不到啊苏沐秋,原来你隐藏的这么深。”

苏沐秋翻身把叶修压在床上,俯下身子,清澈的眸子里是温柔笑意,“对啊,只对你变态。”

“得了,我承受不起。”

叶修脸微微红了,嘴硬着否认。年少时懵懂美好的初恋,在情人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身影,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夜晚里的耳鬓厮磨温柔缱绻。

“承不承受得起,还得做点变态的事再说嘛。”

苏沐秋沉郁的气味包裹住叶修,唇瓣相合,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细致的挑逗,欲火越来越烈,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窜起聚集,达到甜美的高潮。

“你个变态。”

事后叶修总喜欢这样骂苏沐秋。而苏沐秋总是戏谑地笑着说你不是也很享受嘛叫得那么大声就不怕沐橙听见噢。叶修说还不都是因为你天天干一些变态的事情。

苏沐秋笑,要不再来一次,我还没够呢。

叶修一巴掌拍上去,滚,你个精虫上脑的变态。

那些少年情谊,那些郑重誓言,那些缱绻过往,已经随着时光散在风中,聚散不由我。

只是偶尔想起,叶修还会说一句,我挺想你这个变态的。

只可惜你已经不再会回来。












叶修遇到的第一个变态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

他和叶秋被迫去参加一个晚宴。

耀眼的灯光下是许许多多的得体笑脸,觥筹交错,人影幢幢,叶修被过紧的领带勒得有点喘不过气。

他偷偷戳了戳叶秋,用眼神示意说出去透气。

叶秋点头,两个人趁着父亲正在和别人说话偷偷溜走。

叶修和叶秋并排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紫藤萝从花架上垂下来,随着晚风浮起层层叠叠的浪花。

晚宴上他被迫喝了点红酒,昏昏沉沉的,面色潮红。叶修无力地躺在长椅上,等着醉意消散。

叶秋怕叶修不舒服,把叶修抱过来,让他的脑袋枕在自己腿上。

叶修嫌热,不耐烦地扯开领带和衬衫的扣子。

叶秋盯着那一大片裸露的白皙皮肤有些愣神,偏偏叶修还像故意勾引他似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有点渴。”叶修说。

十四岁的少年,刚刚经历了第一次梦遗。梦中哥哥在自己身下,像av里的女优那样发出甜腻的喘息,张开腿露出隐秘的花园,任人采撷。

叶秋的呼吸一下子就粗重起来,他俯下身子,对上叶修不甚清明的眼眸,“我帮你解渴吧,哥哥。”

叶秋吻了上去,把叶修所有的反抗和呜咽都吞下了肚子里。

对哥哥产生欲望的我一定是变态吧,哥哥会讨厌这样的我吗。

那时叶秋并不知道再过一个月,哥哥和他的人生将被割裂,从此不再一起度过。

那些不能言明的隐秘欲望渐渐发芽,越长越烈,像毒药一样蔓延至身体的每个角落,就算是变态又如何,我想要我的哥哥。













吴雪峰是叶修见过的最温柔也最无情的变态。

明明喜欢揉着他的头温柔的喊他小队长,体贴地照顾他和苏沐橙,不许他熬夜和抽烟,生病的时候也总是陪在他身边。

在每一场比赛过后的夜晚,热血与激情退散之后,寂寞和空虚叫嚣着充满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吴雪峰温柔而虔诚地用手指嘴唇身抚摸着这具渴望爱抚的身体,他用浊液和器具灌满叶修,用吻和挺动抚平伤痕,用爱和温柔进入叶修的身体和世界。

然后选择离开。

明明他看着叶修的眼睛里都是温柔笑意,明明他是如此迷恋着叶修的身体,明明他被叶修的光芒和炙热征服,心甘情愿的当他的影子,明明他那么想吻上叶修的唇,听他说淫言浪语,明明他想一寸寸舔舐那双如同神谕的手指,明明他想要和叶修相伴,让他的小队长彻底属于他,他那么爱叶修,却依旧选择了离开。

叶修是梦想,是光芒,是无上的荣耀。

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当他的影子。他也不想成为叶修的阻碍。

再见,小队长。以后就没有变态骚扰你啦。

吴雪峰走的时候,叶修没有回头。

骗子,叶修想,变态之后还不负责任,和那个混蛋一模一样。

可是就算这样,他还是怀念那些不再拥有的温柔。














国家队的早晨永远都是围绕着叶修展开的。

喻文州好心的给叶修端了杯牛奶然后笑眯眯地盯着他嘴角看。

黄少天跟方锐吵吵闹闹非要往他这边挤,顺带趁乱在他身上蹭蹭。

周泽楷夹了块点心放在叶修碗里,笑容羞涩眉眼弯弯。

王杰希走过来帮他整理领子,手指不经意擦过叶修的脖颈。

张新杰告诉他等会要去健身。

孙翔偷偷看他,被发现后立马羞红着脸扭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韩文清给他打的电话,明着询问着国家队的事情,其实就是想听他的声音。














叶修在方锐拍自己屁股的时候骂了声变态。

“凭自己的本事变态有什么错。”方锐说。














其实这些变态也挺可爱的。

因为爱他,所以才会对他变态。









fin.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本来有一个大叔叶

大叔笑眯眯地喊老叶——“小猫咪”

怕你们接受不了

删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好想对修修变态——这样那样这样那样对没错

凭自己的本事变态有什么错【理直气壮】

@云溪花淡——白头誓不归

评论(63)
热度(1912)

©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