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写手,更新要命。

【all叶】开启老夫老妻模式

*很久没有写的同居交往设定


*甜




叶修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帘射进房间里。他转头看向身边,周泽楷已经走了,睡衣叠放的整齐。

叶修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肢,慢悠悠地套上宽松的家居服,光脚走在木质地板上,开门走了出去。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看着荣耀周刊,听见开门的声音抬起头看向叶修,“起来了?”

“嗯。”叶修步履不稳地走向厕所,看上去马上就会摔倒的样子。

还在厨房的喻文州立马走出来,扶住叶修,“前辈注意一点。”喻文州拿过拖鞋让叶修穿上,嘱咐他一定要记得穿鞋子。得到叶修敷衍的应答以后无奈地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揉了把叶修的屁股让他快点去刷牙来吃早餐。

叶修撇撇嘴,对喻文州这种琐碎的老妈子混加老流氓风格习以为常,他吧唧在喻文州嘴上啃了一口,挑眉带着点挑衅的意味,“不刷牙也亲你怎么样?”

喻文州笑笑,捏起叶修的下巴,“不怎么样,就是操操你而已。”

“有没有良心啊,不能心疼一下老年人的腰吗?”叶修深知喻文州的操操而已肯定不是普通的操操,再被搞到高潮之前肯定要任由喻文州玩弄。他可不想这样,虽然自己是个有骨气的人,不能随意向他人低头,不过经过多次实战,他已经明白了不能挑战喻文州在床上的地位,不然下场一定很惨。

喻文州和叶修正在进行着再明显不过的调情,话题显然很快就从赶快去刷牙早餐吃什么变成了怎么操了。韩文清啧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把叶修拎去卫生间,双臂抱在胸前看叶修刷牙。

叶修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韩文清倒映在镜子里的仿若刀削般的面容,那张总是很严肃却又莫名带感的脸,尤其是韩文清伏在他身上抽动时,汗珠随着额头滚落下来,滴在叶修赤裸的胸膛上。叶修觉得韩文清这样性感的要命,就算早就习惯他的温度和身体,却仍旧会被韩文清带着欲求和侵略性的目光给撩到。

叶修觉得能被韩文清看到硬的应该只有他了吧,叶修拿着毛巾开始洗脸,觉得自己真的非常厉害,竟然能被韩文清看到硬。啧,就算是霸图真爱粉都没他这能耐吧。要是霸图粉知道他和韩文清在一起这么多年会是什么感受啊,一定特别酸爽。

叶修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笑声轻轻地像小勾子一样撩拨着韩文清。叶修的皮肤很白,就算经常熬夜也没有什么瑕疵,摸上去手感非常好。叶修对自己的脸倒是毫不珍惜,拿着毛巾用力的擦两下就算完事,倒像他一贯的风格。

韩文清默默注视着刚刚被叶修自己擦红的那一小块皮肤,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叶修高潮时候泛起红潮的脸。“刚刚在笑什么?”

叶修斜睨了他一眼,微微下垂的眼角倒是含着戏谑的风情,“笑霸图粉这么多年一直在攻击他们老队长的夫人。”

韩文清显然被叶修话中的夫人给取悦了,嘴角不自觉地染上了一丝笑意,“你有意见吗?”

“有啊,怎么没有,我可有意见了,”叶修拧干毛巾放在架子上,转过头把手上没有干掉的水擦在韩文清脸上,“你说你粉丝欺负我,你难道不应该好好补偿我吗?”

“在床上疼爱你也是种补偿。”韩文清搂住叶修的腰,拉着他来了个深吻,唇舌互相纠缠,热情缠绵。

结束的时候,叶修呼吸已经开始急促了,他面色酡红的看着韩文清,含着些许水光的眼眸里是轻微的笑意,“行啊,老韩,说荤话越来越厉害了。”

“你不喜欢?”韩文清手指摩挲着叶修红润的嘴唇,拉近一步又要吻上去,却被喻文州的敲门声打断。

“吃饭了,前辈。”喻文州说,“白日宣淫是非常不好的行为哦。”

叶修突然有一种偷情被抓的感觉。

叶修已经退役五年了,现在正在联盟总局担任技术顾问。韩文清在十二赛季的时候也退役了,安心地搬来和叶修一起住,除了定时和张新杰打电话了解霸图的情况和去网游里刷刷boss和叶修pk之外,已经过上了安闲的老年生活。

韩文清并没有觉得遗憾,他最好的时光和热情已经全部献给了荣耀,他总算有时间和他喜欢了很久的人安度余生。

喻文州和黄少天也相继退役了,喻文州受冯宪君的邀请去联盟总部上班,冯主席很喜欢喻文州这种待人处事都十分得体的人,希望以后他能为荣耀带来贡献。

黄少天退役之后当了游戏主播,一个星期不定时直播几次,向粉丝们展现他依然杀伤力巨大的垃圾话和就算状态下滑也风骚的技术。黄少天偶尔直播和叶修pk的内容,两个人打着打着就变成了唇舌之争,各种玩闹,看起来到像打情骂俏。当然认真起来的时候依旧是厮杀的你死我活,就算退役了,黄少天最佩服的选手还是叶修。

黄少天有一阵子缠着叶修到直播间送他礼物,刷游艇,秀恩爱。叶修一巴掌拍过去让他走开,但却把黄少天期待的样子记在心里。拿着小号在直播间给黄少天刷礼物,祝福他和叶修赶紧在一起。叶修看着镜头里的黄少天笑的像个傻子,自己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只不过晚上的时候被黄少天缠着要了很多次,黄少天美曰其名,要让你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叶修笑黄少天说都做了这么多次了还和一个刚开荤的小孩子一样激动。黄少天嘟囔着还不都是太喜欢你了。两个人面红耳赤的相互亲吻,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每一次颤抖。像第一次的夜晚一样,抑或是之后的每一次交合,岁月在变迁,从青年到中年的过程中,他们对彼此怀有的热血和激情从未改变。

王杰希依然留在微草,只不过已经不是队长。高英杰已经足够独当一面,成为微草新的支柱。但是他以及微草的新队员们依旧把王杰希视作永远的榜样。是微草最本源的信仰和希望。

叶修笑王杰希一辈子都放不下微草了。王杰希说你不也是一样。又或者不只是叶修和王杰希,所以曾经站在过荣耀赛场的人,体会过那份荣光和热血之后,谁又能够真正放下呢。荣耀对于他们来说,从一开始的热爱,到后来的责任,伴随着青春和激情的逝去,已经成为了一种使命。他们注定一生与荣耀相伴。也是因为荣耀,他们才走到一起。

33岁的叶修在爱人的教导下已经开始学会爱护自己的身体,已经懂得了爱和关心,开始害怕失去,也开始珍惜每天的相守和陪伴。他会替王杰希分担工作,帮他给每一个微草成员做技术分析。他不再熬夜,每天傍晚吃完饭后和喻文州一起散步,去超市买明天的食材。

他会去陪伴拍广告的周泽楷,欣赏着自家恋人因为看着自己而在镜头下更加闪耀的脸庞。他们携手回家,看着对方带上墨镜和帽子的样子相视而笑。在路旁卖关东煮的摊子前停下来,一份加辣,一份不要。把最后一串海带吃完就到家了,周泽楷轻轻擦去叶修额角鼻尖溢出的汗,在叶修的脸庞上蹭蹭。叶修捏了把周泽楷的俊脸,在周泽楷有点小委屈的眼神下坦然的打开门,大声说我回来了。

周泽楷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还没有退役的,不过也已经算是老将了。赛程安排的很轻松。枪王的时代已经快要过去了,但是轮回所有的粉丝以及那些传颂着过往神话的人,会一直记得那个腼腆害羞技术却华丽到爆炸的轮回队长,那个荣耀第一人用手中的双枪打下来的江山。这将是所有荣耀粉将会铭记于心的光辉。

而叶修是最初的光芒。

不论是周泽楷,王杰希,黄少天,喻文州还是韩文清,也包括那些初入联盟的职业选手们,还有所有的荣耀玩家们,叶修都是最初的光芒,最耀眼的,最难忘的信仰。就算斗神的神话已经陨落了,但是他在废墟上插旗为王,建造新的王朝。

没人知道这其中的艰辛,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常人无法企及的毅力与热爱。只是想赢而已的背后是多少个不曾合眼的夜晚,他们不知道,更何况叶修从不言说。这不是人生中的痛苦,叶修从未觉得这是困境,因为他无论在哪都看得见黎明。看得见荣耀加冕于身的未来。

温柔而强大的叶修,专注而执着的叶修,是他们追逐的对象。不仅在荣耀上,也在爱上。所幸已经携手同行,共度余生。不是没有占有欲,不是大度到拱手让人,不是愿意与他人共享,只是觉得这样美好的人,自己一个人怎样也爱不够,所以不排斥他人对叶修的爱。叶修他值得。

他们彼此理解,明白自己是叶修的信徒,甘愿成为他生活中并不是唯一的爱人。但是他们明白,叶修给他们的爱从来没有少掉任何一部分。爱情本来就是平等的,他们是怎样渴望着叶修,叶修亦是怎样渴望着他们。或许这就足够了。

晚饭的时候王杰希带了个蛋糕回来,周泽楷把红酒摆上倒好,黄少天吵吵闹闹地非要和叶修来张kiss自拍,喻文州点上了蜡烛,笑着问叶修酒量怎么样。叶修白他一眼,说你别想搞事。韩文清哼了一声,站起来关上了灯。

六个大男人搞起了烛光晚餐。

黄少天拿着酒杯就要往叶修嘴里灌,被喻文州拉住。喻文州说还没到灌酒的流程呢,黄少天点点头,对着叶修生无可恋的脸庞开始说话。

老叶啊,退役五周年快乐啊。没想到一晃就过去这么久了啊,你还是这个死德行,就我能忍你这么久哈。黄少天笑的灿烂,眼神却是深情,还不都是因为我爱你啊,我爱你啊叶修。

退役五周年快乐,前辈。喻文州笑着在叶修额头上亲了一口,我爱你。

前辈,爱你。周泽楷温柔的笑起来,声音清澈而坚定,像每一次一枪穿云举起双枪瞄准对手一样,一击必杀。

叶修,我爱你。王杰希没有多少话,他只是像多年前那样专注地注视着叶修,注视着他的前辈,对手,知己,爱人。

韩文清像是不适应这样温情的场面,啧了一声,但还是开口说,我爱你。男人的爱从不大声言说,但他知道叶修一定会明白。

叶修笑着,眼睛里是温柔笑意,他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随意擦去嘴角的残液,他看着他的爱人们,隔着暧昧的烛光和夜晚的诱惑,轻轻诉说最动听的情话,我也爱你们,所以过会不要太过分。

黄少天吻上叶修泛着水光的嘴唇,这可由不得你。





fin.

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甜
@云溪花淡——白头誓不归

评论(85)
热度(1788)

©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