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写手,更新要命。

【韩叶】不变的东西一直在这里

*柠柠生日快乐❤ @🍃一心一叶.
 

“我等你回来。”
“我回来了。”

最初是怎么遇见的呢。或许就是在网游里他张牙舞爪地跳出来抢走boss,末了还要嘲讽一句,“大漠孤烟兄弟,你不行啊。”

当时的叶修才十六岁,嫩得出水的年纪,清脆的声音张扬而充满朝气,但就是让韩文清听得一肚子火气,挥拳就上,算是结下了孽缘。

韩文清想着,这种欠揍的人看见一次揍一次。

兴许是被叶修抢boss抢多了,又或者是约竞技场pk习惯了,两个人也开始熟络起来,交流交流关于荣耀的事情,偶尔也涉及到生活。

那时的韩文清只知道一叶之秋身边有一个水平不相上下的神枪手叫秋木苏,操作华丽而精准,他和叶修关系很好,都是差不多大的少年,差不多的欠揍。

转眼一叶之秋已经说好了加入嘉世,而大漠孤烟也确定加入霸图。叶修在qq上发消息给他,“老韩同志,看来我们注定是对手啊。”

韩文清盯着和那个备注为叶秋的少年发消息的聊天框,不知为何有些失神,反应过来时叶修已经发了第二条消息,“不过有你这样的对手,我很荣幸。”

韩文清有点恶心,但是为了不破坏气氛,还是说了句,“我也是。”

结果分分钟被叶修嘲笑,“我靠,老韩你变了,你不是我的狗子了。”

“…滚。”

后来线下见面的时候,韩文清楞是在一群人之中直接认出了叶修,少年不算挺拔的身材包裹在一件白色的连帽衫里,眸子亮晶晶地,勾起的唇角透着一贯的机灵,眉眼是韩文清想象中的欠揍的模样,没有想到的好看。那是叶秋。

这个注定要和他纠缠的男孩,少年,男人。他遗世而独立的爱人。

第一赛季,第二赛季,第三赛季,他和叶秋战了无数次,不论是赛场上,还是私下里,有时叶秋放假来Q市找他,俩个人什么也不做,窝在韩文清的宿舍里打一天的荣耀。叶秋用着不同的职业,一样的强大。

韩文清喜欢看着叶秋打荣耀的样子,眸子里闪着耀眼的光,整个人都开始燃烧,那种平时刻在骨子里的懒散都化为十二分的认真,化为竞技场里一叶之秋却邪扬起的弧度,带着翻滚着的热浪袭向大漠孤烟,击中了韩文清的心。

叶秋喜欢喝的是柠檬味的汽水,酸酸甜甜的味道在盛夏里消融。叶秋拿着从冰柜中取出的汽水从背后贴上韩文清的侧脸,在韩文清黑着脸转头的时候连忙跳开,煞有介事地喊出战斗法师的技能,“落花掌——”

韩文清无奈地挑了挑眉毛,嘴角最后抿起成一个纵容的弧度。韩文清走过去,直接把人捞起来按在床上,  戳了两下叶秋软软的肚子,“弱爆了。”

叶秋哼了两声,不满的眼神像只委屈的小猫,“老韩你不能荣耀打不过我就进行人生攻击啊,我警告你啊,这是犯法的!”

“哦。”韩文清懒得听他废话,两只手袭上叶秋的咯吱窝,直接把叶秋挠到笑得喘不过气。

“老韩,停——停!!”

他和叶秋之间或许就是这样,理解着对方眼里的火焰,相互靠近,在冰冷的内核之前驻足,等待着它燃烧,炙热,强大,等待着它的力量迸发,激扬起新的生命力,和对方一起炸裂。想要与之战斗,想要沸腾起全身的热血,为了这一战,征服,暴虐,难舍难分,满足感,面临极限的爆发,只有彼此能带来的快感。战胜我,我在这里,我们是天生的对手。

他们是天生的对手。

叶秋和韩文清之间的交集起于荣耀,但韩文清不想也止于荣耀。他不知道为什么,但内心的某一处兀自跳动着,疼痛着,指引他去寻找那掩藏在硝烟之中的叶秋的身影,真实的,可以触及的,带着温度的肉体与灵魂。不再只是一场幻觉。

叶秋身边那个叫秋木苏的神枪手韩文清自那次见面会以后就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关于他的消息。有段时间叶秋确实消沉,平静的目光里少了灵动的光。或许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叶秋不说,他自然不会问。但他有时会想,如果自己离开了,叶秋会不会有那么丝毫的动摇?

他想知道答案,又不敢知道答案。

第四赛季霸图夺冠,韩文清在后台过道里找到抽烟的叶秋。叶秋抬起眼笑笑,神情疲倦,手指上夹着的香烟燃尽的灰落在地上,“老韩,恭喜啊。”

“谢谢。”韩文清看着这个淡淡微笑的男人,眼神穿过缭绕的烟雾望进叶秋平静无波的眼里,荡起层层涟漪。他想抱住这个男人,融入骨血的相拥,告诉叶秋赢得他的快感和孤哀。可是他的手也只是堪堪然停在叶秋的肩上,力度适中,只是个来自朋友的鼓励和劝慰,实在无力,但韩文清不能做出更多。

叶修仍旧笑着,理了下外套,直起身子准备离开,“别太得意啊,老韩,下次打爆你。”

韩文清什么都没说,沉默着注视叶修嘴角勾起的弧度,那种风轻云淡无可奈何的笑容。下次再战。我会一直期待着。

后来韩文清回想起那个时候,那个承担着太多的男孩消瘦的肩膀,责任,坚持,无奈,怀念,停在叶秋含着疲倦笑意的清澈眼睛里。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叶秋就已经知道了以后的事情,他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等待着自己建立的王朝的没落。在荒凉的废墟中维持自己的尊严。

韩文清仍旧停留在原地,伸出手什么也没握住,从指隙之间消散掉的是为彼此荣耀而战的四年。谁也没有夺冠,在面对质疑的同时奋力前行,只是这一次,叶秋的身边没有人扶持。他一人走过了这荒凉的四年,孤独的斩断荆棘。可是等待着叶秋的,是退役。

叶秋退役了。他和韩文清之间那些关于嘉世和霸图之间的种种都终止了。

全明星赛上,韩文清对着孙翔操纵着的一叶之秋,丝丝缕缕的惘然从身体的每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汇聚,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韩文清仍旧守着那介乎宿敌和挚友之间的距离,该不该靠近,他还没有想到答案。直到叶秋退役了,他才知道,如果不靠近,或许连叶秋的影子都找不到。

他绝不甘心。

“叶秋,我等你回来。”

不管你回不回来,我都决定握住你的手。

第八赛季,霸图一如既往,为了冠军。叶秋在网吧里当网管,在网游里兴风作浪。

第九赛季,张佳乐林敬言加入霸图,重新起航。叶秋换了名字,带着兴欣出道,赢得挑战赛,重回联盟。

第十赛季,他们在赛场上相遇,作为最了解彼此的对手,酣畅淋漓地战斗。叶修37场连胜,总决赛6.5秒的胜利,最辉煌的荣耀。

韩文清看着叶修在领奖台上的微笑,恍若隔世,真好啊,兴欣是冠军,叶修是冠军。我看到了,你回来了,你是冠军。

我真心感到自豪。为你,为我,为我们的荣耀。

“老韩,我这次真的要退役了。”

“退役以后,你打算干什么?”韩文清问。

“回家吧,”叶修淡淡地笑着,“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

韩文清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把叶修揽进自己怀里,那曾经他没有勇气犹豫不决而始终没有迈出的距离终在此刻消散。韩文清听见叶修带着笑意的悠悠然的声音,带着盛夏的光晕,带着十余年的岁月,裹着着那些欲念,不甘,落寞,独自征战忍辱负重的心酸,欣慰,感慨,看见彼此时眼眸里的光芒,那种确认和心安。“怎么了老韩,舍不得我啊?”

谢谢你,在这么多年里,一直都在我身旁。我知道你从未离去。

“叶修,”韩文清说出他敬佩而爱慕的人的名字,无比的认真和虔诚,“我会给你一个家。”

不管在哪,都不会让你孤单。跨过千山万水,握着你的手都不会放开。

当我停下来凝视自己,回望那条你带我走过的路时——我到达了我的终点,因为我义无反顾地投身于那个毁灭我,终结我的人。

叶修。

fin.

*难得写这么正经❤
  抱歉给柠柠的生贺晚了点 么么啾
  大了一岁也要开开心心 请一直爱着叶神 找到自己的荣耀吧
*爱你

评论(50)
热度(480)

©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